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365bet体育在线手机版 > 娱乐时间 > 張立憲和小太爺何嘗不是急於抓住一些什麽

張立憲和小太爺何嘗不是急於抓住一些什麽

2019-08-15 10:06

沒想到史班長會華麗化身為蓬頭垢面的小太爺,一張北平嘴既貧且賤。《士兵》裏一個女角都沒用,《麥團》倒有兩個,因而印象深刻。

    最讓我感懷的是死啦死啦和小太爺被虞師精銳們欺負後,小醉一路哭,死扯著小太爺的衣角不放,還不時扯著小太爺的衣領為他擦去臉上的墨蹟,小太爺想握住小醉的手,又猶豫了。生米和熟飯的問題我到底還是沒弄懂,小太爺大約是放手了,他養不活小醉,還瘸了一條腿。張立憲進屋了,小太爺落寞地踩著臺步離開。

    美則美矣。張立憲說戰後要帶小醉回家鄉,他許下許多美好的諾言。而小太爺從來沒有承諾過什麽,他是對的。因為在戰火紛飛的年代,人要過的是日子,不是牡丹亭裏的戲。小醉做了一種最古老的職業來養活自己,如果她和他們熬過戰爭,就一定能有情人終成眷屬嗎?戰爭中的人急於抓住一些什麽,於是結婚。這是張愛玲在淪陷的香港親眼所見。人的現實是人性中最殘忍的成份,張立憲和小太爺何嘗不是急於抓住一些什麽?這一點,張立憲不知道,小太爺知道。

    我注意到上官的手,不知是迷龍的臉太大還是怎樣,上官的手捂在他嘴上,總有一種茫茫無際的感覺。迷龍的可愛在於坦率,他永遠是扯著嗓子,皺起眉頭大聲哭嚎的那一個。川軍團餘部拼死回國之後,克虜伯帶著上官和雷寶兒找到團部,迷龍在眾人面前摟著上官大聲哭,說看到你們給推到江裡,我的心都碎了。他二十七歲離開東北,在關中十一年,沒人知道他經歷了什麽,當他迷離地看著上官時,漂泊的他需要一個家了。

    我幾乎不看戰爭片,因為裏面沒有人,只有所謂的國與民族,但《麥團》不一樣,我看到敞亮的人性和人心,也許不夠美好,遑論偉大,但他們是一個一個鮮活的人,想保命,想回家的人。白流蘇和范柳原在戰爭中纔看清彼此,因為沒有明天的人不需要偽裝,面具下的真人才肯摘下面具看世界,呼吸也許是最後一口的人間空氣。國與民族,落實到每個人身上即是性命,關愛和長相守。那樣沉重的命題終是虛妄,虞嘯卿口口聲聲岳飛屈原,最後他卻用這些壯懷激烈的理想出賣了袍澤弟兄。炮灰們的性命,關愛和長相守全都留在南天門上,遙望他們的國與民族。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王於興師,脩我戈矛。與子同仇!

           豈曰無衣?與子同澤。王於興師,脩我矛戟。與子偕作!

           豈曰無衣?與子同裳。王於興師,脩我甲兵。與子偕行!

本文由365bet体育在线手机版发布于娱乐时间,转载请注明出处:張立憲和小太爺何嘗不是急於抓住一些什麽

关键词: 365bet手机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