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365bet体育在线手机版 > 文明社会 > 该局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

该局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

2019-05-30 04:06

大家在工作中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事情,但如果在工作中意外受伤,要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获得合理赔偿呢?

今天,仓司侠就来为大家说一件关于工伤待遇合同纠纷提供法律援助案,带大家了解有关工伤的法律知识。

图片 1

事件

2012年11月2日,李某驾驶某运输公司所有的重型罐式货车,其在下车检查车辆过程中该车向前溜,致使该车右轮碰擦李某后驶离路面,造成李某受伤的交通事故。

工伤认定

事件发生后,李某于2013年10月底向某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申请工伤认定,该局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李某为工伤,某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对李某作出《劳动能力鉴定书》的鉴定结论为:被鉴定人双视神经萎缩,定为一级伤残,完全护理依赖。

图片 2

提起行政复议及诉讼

其后某运输公司对李某的工伤认定结论提起了行政复议,复议机关维持了工伤认定结论,某运输公司又提起了行政诉讼,在历经一审、二审行政诉讼后,李某的《认定工伤决定书》中工伤认定结论得以维持。

在工伤认定行政诉讼期间,李某向法院提起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之诉,要求事故车辆的承保保险公司依据保险合同约定向其赔付保险理赔款,一审法院判决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范围内向李某支付赔偿款265369.25元;李某及保险公司均对一审判决提出上诉,二审法院于2015年3月中旬做出判决,改判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范围内向李某支付赔偿款共计397495.46元。

图片 3

一份“确认书”

在交通事故责任纠纷赔偿一案二审程序进行过程中,某运输公以愿意向其一次性支付总额为70万元的赔偿(其中包含交通事故所能获得的保险理赔款)为由,同时为了顺利理赔,以维护双方利益,要求由李某出具《确认书》,确认“李某诉某运输公司及某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中,李某若获得赔偿款,该款李某同意在某运输公司依法应赔偿给其的工伤赔偿款中扣减,即扣减金额后剩余的工伤赔偿款由某运输公司支付给李某”这一约定。但其后某运输公司未履行前述向李某支付赔偿款70万元这一口头承诺。

本以为事情可以就此结束,李某也可以收到属于自己的保险理赔款,但令人意外的是,2015年4月底,当李某向某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劳动争议仲裁申请,要求某运输公司向其支付工伤保险待遇时,某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则是根据李某签署的《确认书》做出了裁决。

对劳动争议仲裁裁决不服的李某于2015年9月向法院提起工伤保险待遇诉讼的同时提起了合同撤销之诉,请求撤销其之前因重大误解而签署的显失公平的《确认书》,一审法院支持了李某撤销《确认书》的诉请。

某运输公司对此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判决维持原判。某运输公司对二审判决不服,向某高院申请再审,某高院决定提审该案,并于提审后做出裁定:撤销本案的原一、二审判决;本案发回某区人民法院重审。

求助法律援助中心

李某在接到某高院的重审裁定后向仓山区法律援助中心申请了法律援助,仓山区法律援助中心指派福建沃泰律师事务所的卢金妹律师代理李某参与本案诉讼。某区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本案《确认书》具备了可撤销的条件,判决撤销《确认书》,某运输公司对该判决结果依然不服,向中院提起上诉。仓山区法律援助中心指派律师参与本案二审,二审法院作出了维持原判的判决。

图片 4

案件点评

本案是一起较为复杂的疑难案件。

本案的产生是李某在某运输公司的诱导下签署了放弃交通事故保险理赔款的《确认书》所致。

本案确认书是否具备了可撤销的条件,依据合同法及民法通则的相关规定:

因重大误解而订立的,显失公平的,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

本案中某运输公司主张:“保险理赔款‘天经地义’地应当冲抵工伤保险待遇”,并认为李某同时取得保险理赔款和工伤保险待遇属于从用人单位同时获得双重赔偿的情形,加重了用人单位的赔偿义务;主张保险公司支付的理赔款是替代其公司支付的工伤保险待遇款项。

但事实上,本案中李某获得机动车交通事故损害赔偿保险理赔款和工伤保险待遇款的请求权分别源于机动车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和工伤保险,两者分属不同的法律关系,由不同的法律规范调整。案涉事故属于责任竞合,在我国现行法律没有明确规定两者实行择一赔偿原则或者差额互补原则的情况下,李某既可以主张机动车交通事故损害赔偿,也可以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等有关规定主张工伤事故赔偿。同时主张赔偿权利并行不悖,这也有利于工伤职工的合法权益得到最大限度的保护。

图片 5

审理法院认为

保险公司向机动车交通事故受害人理赔,是以被保险人投保了机动车交通强制责任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所形成的保险合同关系为基础,是被保险人为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中减少损失、转嫁风险的一种手段,其性质应为保险公司代被保险人支付的款项。

但案涉机动车交通事故中赔偿责任已由保险公司履行完毕,某运输公司并未实际支付赔偿款,故某运输公司未就李某交通事故受伤而实际承担该项赔偿责任。基于此事实,李某取得保险公司支付的交通事故赔偿款后,再行依照《工伤保险条例》等规定主张工伤待遇支付,并不属于从用人单位同时获得双重赔偿的情形,因此也未加重用工单位的赔偿责任。

同时本案李某所签署的确认书导致其放弃了巨额的交通事故保险理赔款,而相对方某运输公司却无任何义务,可以认定这份《确认书》双方的权利义务严重不对等,符合合同法规定的可撤销条件。

图片 6

文章来源 福州市仓山区法律援助中心

本期编辑 张榕

本文由365bet体育在线手机版发布于文明社会,转载请注明出处:该局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

关键词: 法律援助 工伤 坎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