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365bet体育在线手机版 > 教育在线 > 一、世界贸易格局变化新特征

一、世界贸易格局变化新特征

2020-04-29 00:24

贸易格局变迁对人民币计价功能的影响

戴稳胜[1] 赵雪情[2]

新世纪开始,世界贸易格局经历了重大调整。本文首先简要分析世界贸易格局的新变化,然后从理论和历史两方面深入研究贸易格局变化与货币替代的关系,量化分析贸易格局变迁对人民币国际化的影响,并针对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理论预测值与实际值之间的差异探讨主要障碍,进而提出跨越障碍、抓住机遇的几点政策建议。

一、世界贸易格局变化新特征

20世纪80年代兴起的计算机、电子与信息技术革命推动经济全球化,国际分工深化带来国际贸易结构、方式与规则的巨大变化。全球金融危机后,以“金砖五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异军突起,促使世界经济和国际贸易格局进入新一轮调整和变化之中,呈现出以下特征:

第一,新兴经济体的贸易份额显著提高。新兴经济体因积极承接发达国家转移出的资本密集型、熟练劳动密集型产业而整体崛起,在国际贸易增量中的比重不断上升。2012年,新兴经济体国家进、出口贸易的全球份额分别达到44.8%和49%,几乎与发达国家平分秋色。与此同时,生产要素禀赋差异与分化促使南南贸易兴起,中国已成为巴西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和印度的第二大贸易伙伴。

图1 新兴经济体和发达国家全球货物贸易占比

数据来源:UNCTAD。

第二,南北间产品内贸易成为当前国际贸易的主要形式,跨国公司成为贸易的主要组织者和积极推动者。在垂直专业化分工的基础上,完整的产品价值链根据价值属性被拆分为不同环节,生产、加工、组装的衔接和价值附加都需要中间品贸易来完成。产品价值链中属于劳动、资源密集型的中间品的生产、组装主要在发展中国家完成,而技术、资金密集型的研发、设计等环节主要在发达国家进行,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相互依赖不断加深。

第三,区域贸易成为主流,表现出双边贸易替代多边贸易谈判安排的趋势。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下,地缘经济不但没有衰减反而进一步加强,形成了以欧洲统一大市场、北美自由贸易区和以日本为中心的亚太经贸合作为三大核心,以及东盟六国自由贸易区、南椎体共同市场、安第斯关税同盟、加勒比共同市场、中美洲自由贸易区等众多规模较小贸易集团组成的国际贸易格局。区域内贸易在国际贸易中的比重上升,国家之间的竞争正在向区域集团之间的竞争演变。亚太经合组织(APEC)、中国—东盟自贸区(ACFTA)、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TIP)等区域经济一体化组织发挥了积极效应。双边贸易协定为国家间开展灵活、广泛的经贸合作,实现互惠双赢的愿景提供了稳定的体制保证。

二、贸易格局变迁对计价货币选择的影响

国际贸易结算份额是构成RII最重要的指标之一。现阶段人民币国际化的主要任务是履行跨境贸易计价结算职能,提高其在国际贸易总额中的结算份额。这就意味着,人民币必须通过市场选择,部分替代当前的国际货币,充当国际贸易计价结算货币。

(一)贸易计价货币选择模式及其决定因素

出口计价有三种模式:本国货币计价、进口方货币计价、第三方货币计价。由于国际贸易计价、结算通常是同一种货币,而一国的出口就是另一国的进口,故从出口角度讨论计价货币选择,实际上就涵盖了全部贸易的计价与结算货币选择。半个多世纪以来关于贸易计价货币选择的理论研究表明,稳定出口销量,降低生产成本波动性,实现利润最大化,是出口企业选择计价货币的出发点。出口计价货币选择的主要决定因素如下:

第一,经济规模。经济规模大的国家,生产行业齐全,进口替代能力较强。为了减少汇率波动导致出口商品与目的地竞争对手商品的相对价格波动,国外出口商大多愿意采用进口方货币计价模式,即以经济大国的货币计价。特别是当经济大国鼓励自己的出口商使用本币计价,经济规模巨大带来的本币计价优势就会产生溢出效应,迫使越来越多的小国在出口贸易中选择经济大国的货币计价。[3]

第二,商品特征。同质商品具有较强的可替代性,稍微的价格变化就会导致出口需求大幅波动,因此这类商品的出口商有强烈的动机采用主要竞争者的货币计价。而且一旦某种货币取得先机,被广泛使用于国际贸易计价,就会逐渐形成一种很强的惯性,出口商一般不会轻易替换计价货币。因为替换计价货币很可能造成交易成本上升或者国外需求下降,使得出口商在国际竞争中处于劣势。随着信息技术、网络技术和金融技术的广泛运用,越来越多的大宗商品、初级产品集中在交易所或者电子交易平台进行交易,这种高效的标准化交易方式客观上起到了推动商品同质化的作用,出口商只能被动选择交易所指定的、单一的、交易成本低的货币计价。相反,生产技术和品质差异较大的商品,主要是高附加值的资本品、耐用品,出口商有更多的主动性与灵活性,可根据利润最大化原则选择计价货币。

第三,贸易结构。出口行业及其在贸易总额中的份额差异导致不同国家的出口替代性高低不一。Imbs and Mejean (2010)[4]根据24个主要国家的贸易结构状况,测算了各国的出口替代弹性。美国、法国、德国、英国、日本、中国的出口替代弹性都在-3.5左右,表明这些贸易大国都存在较高的出口替代弹性,出口商品价格平均每上升1个百分点,出口需求数量将下降3.5个百分点。为了赢得市场份额并避免生产成本上涨,出口商必须维护出口目的地市场的价格稳定,一个明智的选择就是采用进口方货币计价,或者采用主要竞争对手的货币计价。

第四,宏观经济稳定性。在商品替代弹性较低的情况下,宏观经济稳定性是出口计价货币选择的重要决定因素。宏观经济波动,尤其是工资水平、货币数量的波动,必然会引起生产成本和通货膨胀的变化,导致货币汇率上升或下降,从而影响出口商的边际成本、商品价格,以及出口需求。一些实证研究表明[5],宏观经济稳定性差、汇率波动大是出口商放弃本币计价,转而使用进口方或者第三方货币计价的主要驱动力。

第五,避险动机[6]。合理选择计价货币,获得汇率波动的额外收益,用来弥补因生产规模扩大而增加的边际生产成本,是越来越多的出口商选择计价货币的动因。出口商选择计价货币时并不单纯考虑汇率波动方向和波动幅度,而是综合评价汇率波动与边际生产成本之间的互动关系。即使没有出口替代压力,在边际生产成本上升的条件下,如果本币贬值,出口商就会采用进口方货币而非本币计价。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主要国际货币在采取量化宽松政策下,贬值幅度较大,出口商在贸易计价货币选择时表现出更强烈的避险动机,例如在替代弹性不高的出口行业,中国、俄罗斯、巴西等国纷纷采用本币计价。

第六,交易成本。外汇交易成本是出口商品价格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由于不同货币的市场规模、流动性、交易主体差异较大,外汇交易费用往往相差几倍至几十倍。根据BIS统计数据,2010年全球外汇市场的日均交易量接近4万亿美元,其中美元拥有高达43%的市场份额,无疑是占据主导地位的计价货币。出现这一局面的根本原因是美元交易费用大大低于其他货币,例如日元兑换美元的交易费用只是日元兑换人民币的交易费用的0.045,人民币交易费用比美元交易费用高21倍。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从节约交易费用角度考虑,中国的出口企业肯定不愿选择人民币计价,选择美元计价可能更符合其经济利益。Rey(2001)还发现,货币的交易成本低还会产生强市场效应(thick market externalities),使得该货币大量出现在各种各样的国际贸易和金融交易之中。然而,需要强调的是,交易费用的影响作用主要体现在金融交易中,在贸易计价货币选择时,交易成本并不是最重要的决定因素。

(二)国际贸易格局变化如何改变贸易计价货币选择

第一,新兴国际贸易大国的货币有更多优势成为新的贸易计价货币。贸易份额变化背后毫无疑问是生产能力、收入水平的同方向变化,新兴贸易大国必然也是新兴经济大国。如前所述,经济大国的货币在出口计价货币选择中占据较大的优势,容易成为贸易计价货币的新宠。不仅如此,贸易份额变化还赋予新兴贸易大国更大的宏观经济溢出效应,使得那些与该国贸易关系紧密的小国产生强烈的动机进行货币替代,放弃原来的贸易计价货币,转而使用新兴经济大国的货币,以减少投入品和生产成本的波动。历史经验表明,新兴贸易大国的崛起总是伴随着贸易计价货币的替代,当这种货币替代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国际货币格局就会发生质的改变。例如,二战前夕,美国继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后又成为世界最大贸易国,为战后美元替代英镑、成为主要贸易计价货币奠定了雄厚的经济基础。20世纪80年代,日本、德国成为可以与美国抗衡的出口大国,这样的贸易地位同样赋予日元、德国马克作为计价货币的优势,在美元独大的国际货币体系下,这两种货币在全球贸易计价中的份额不断提高,一度都超过了15%。

第二,贸易区域化和结构调整将催生新的区域贸易计价货币。以贸易区域化和出口替代弹性变化为代表的贸易结构变化,弱化了贸易计价货币选择的聚集效应和避险动机,也会促使贸易计价货币发生替代。依托地缘经济的贸易区域化是国际贸易格局变化的一个重要特征,区域经济联盟在贸易、关税、资本流动、司法支持等方面的种种优惠条件,有利于成员国扩大相互贸易,并导致区域内各国宏观经济出现较高的趋同性。贸易区域化使得区域贸易强国的货币极有可能取代原来的国际货币,成为区域范围内主要的贸易计价货币。例如,在欧元诞生之前,欧共体国家就广泛使用德国马克作为贸易计价货币,后来进而创新出超越国家主权的共同货币——欧元,广泛使用于欧元区和欧盟的各项交易中,使得国际货币格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第三,国际贸易格局变化的驱动模式差异对货币替代有不同的影响。战争、政治联盟、技术与产业进步是导致国际贸易格局改变的三种常见驱动模式。战争可以在短时间内摧毁了一国的经济实力和贸易竞争力,战争中的赢家可以轻而易取地替代输家的货币地位。信仰和制度趋同使得政治联盟成员国之间的贸易范围、方式、规则和计价货币与政治联盟之外的国家大相径庭。例如,冷战时期的经互会国家,美元等敌对的主要国际货币通常被排除在贸易计价货币之外,而除苏联卢布外,政治中立的瑞士法郎被选作清算协议货币。拥有技术与出口产业竞争优势的国家的货币在被国际社会广泛接受之前,因为缺乏规模效应,货币的交易成本比较高,除非原来的贸易计价货币大幅贬值或者该货币发行国的宏观经济十分黯淡,否则出口商不会有动机进行计价货币替代。正因为如此,曾经通过技术和产业优势成为贸易大国的日本,在过去二十多年的日元国际化历程中效果并不理想。

三、贸易格局变迁为人民币计价打开新空间

贸易格局变迁以及中国的贸易结构调整,给人民币在国际贸易中发挥计价结算职能打开了巨大的可能性空间。在中国经济稳健增长、居民消费水平提高、人民币具有长期升值预期的大趋势下,中国周边国家以及众多的非主要货币发行国对中国经济的依赖程度日益加深,在经济利益和市场的驱动下,它们表现出较强的动机,采用人民币计价结算并持有人民币资产。客观上打开了人民币替代主要国际货币、跻身国际货币俱乐部的大门。

(一)提升贸易人民币计价份额的三大动力

第一,贸易市场多元化。过去5年,中国对欧美、日本等传统贸易市场的依赖程度下降,对东盟、非洲、金砖国家、拉美地区的贸易则快速增长。贸易市场多元化发展有利于打破贸易计价货币的惯性,降低使用人民币贸易计价的阻力。

第二,出口商品结构改善。中国不仅贸易规模已超越美国,贸易结构优化也取得了较大成绩。电子、通讯等附加值较高的产品贸易份额逐年扩大,出口商品的同质性和可替代性下降,出口商品市场竞争力的提高无疑增加了人民币计价的优势。

第三, 本土跨国公司崛起。近年来中国对外直接投资高速增长,目前中国是世界第五大对外投资国。在全球500强企业中,中国企业数量仅次于美国。一批中国本土的跨国公司开始在对外贸易中充当组织者和领导者,拥有更多的计价货币选择话语权。

(二)人民币贸易计价结算潜在份额预测

对中国贸易份额、区域和结构变化的详细分析和深入研究发现,中国在东盟“10 3”区域贸易、上合组织六国、金砖国家、拉美、非洲等新兴经济体的贸易份额日益提高。为了规避美元、欧元、日元等主要货币的汇率风险,上述国家和地区在对华贸易中具有使用人民币计价结算的强烈动机和巨大潜在需求。下面将对人民币贸易计价结算份额进行一个合理的估算,量化分析人民币在国际贸易计价结算中的发展潜力。

1.基本假设

(1)人民币贸易计价结算发生在中国与他国的双边贸易中。目前,人民币仍无法实现资本账户自由兑换,汇率市场化程度也有待提高,人民币还不具备国际主要货币的地位。人民币被第三方用作计价结算货币的可能性较小,因此,本文假设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主要发生在中国与他国的双边贸易中。

(2)六大经济体是接纳人民币贸易计价结算的主体。国际贸易计价存在很大的惯性,在大多数发达国家和主要货币发行国,人民币计价结算很难取得实质性进展。然而,对中国贸易依赖度较高的新兴市场国家以及周边国家,接纳人民币计价结算的意愿和可能性却显著提高。为了方便计算,本文将这些国家归纳为六大经济体,即东盟十国(包括菲律宾、柬埔寨、老挝、马来西亚、泰国、新加坡、印尼、越南、文莱、缅甸)、上合组织国家[7](包括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俄罗斯)、金砖国家(包括巴西、印度)、日本与韩国、拉美五国[8](包括哥伦比亚、墨西哥、智利、阿根廷、委内瑞拉)、非盟十一国[9](包括阿尔及利亚、安哥拉、埃及、埃塞俄比亚、加纳、肯尼亚、利比亚、尼日利亚、南非、苏丹、突尼斯)。在六大经济体的贸易额中,欧美日等发达经济体比重下降、中国比重上升的趋势十分明显。截至2012年底,东盟十国、上合组织国家、金砖国家、日韩、拉美五国以及非盟十一国六大经济体对华贸易在其贸易总额中所占比重分别达到13.3%、12.0%、11.5%、19.9%、11.0%和13.3%(如图2所示)。基于六大经济体对华贸易较高的依赖度,本文假设六大经济体是人民币贸易计价结算的主体。

图2 六大经济体贸易总额中对中国贸易的比重

数据来源:IMF-Direction of Trade Statistics (DOTS).

(3)贸易人民币计价结算需求具有增长趋势。后金融危机时代,国际贸易格局呈现新兴市场国家崛起、贸易中心转移等特征。过去12年,中国的贸易规模年均增长率达21.13%,而东盟十国、上合组织国家、金砖国家、日韩、拉美五国与非盟十一国的年均贸易增长率分别为12.76%、21.75%、18.92%、10.14%、10.72%和16.43%(如图3所示)。贸易的快速增长,特别是中国与六大经济体双边贸易规模的持续扩大,有理由假设贸易人民币计价结算的需求具有逐年增长的趋势。

图3 2002年-2012年六大经济体贸易规模年均增长率

数据来源:IMF-Direction of Trade Statistics (DOTS).

2.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份额测算方法

基于以上假设,本文采用情景分析方法[10]对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份额进行简单测算,测算范围仅限于中国与六大经济体的双边贸易。根据在双边贸易中人民币结算的份额情况,分为最乐观、乐观、一般、保守与最保守五种情景。场景设定参考了主要国际货币发行国贸易总额中本币计价结算的历史数据。通常,主要国际货币在本国的出口贸易中使用较多,在本国的进口贸易中使用较少(如表1所示)。

跨境贸易人民币计价结算处于初级阶段,与美元没有什么可比性。因此,在场景设定中本文主要参照表1中欧元区、英国与日本在进出口贸易中本币结算的比例,分别将其设定为中国对六大经济体进出口贸易中人民币结算比例的最乐观、一般与保守情景(见表2)。同时,取英镑与欧元在本国(区)进出口贸易中结算比例的均值作为乐观情景;将日本进出口贸易中日元结算比例减半设定为最保守情景。

表1 部分国家(地区)国际贸易计价(结算)货币构成(%)

年份

出口贸易结算货币构成

进口贸易结算货币构成

美元

欧元

日元

本币

美元

欧元

日元

本币

美国

2003

95

95

85

85

英国

2002

26

21

51

37

27

33

日本

2003

48

9.6

38.4

38.4

68.7

4.5

24.6

24.6

欧元区

2004

31.5

56.7

56.7

40.2

50.7

50.7

数据来源:Linda S. Goldberg (2005), Vehicle Currency Use in International Trade

ECB (2006):Working Paper Series No.665.

注:1.德国为货物贸易结算货币构成,其他国家(地区)为货物和服务贸易结算货币构成。

2.欧元区“均值”为法国、意大利、德国、西班牙、比利时、希腊、荷兰、卢森堡、葡萄牙9个欧元区国家结算货币构成的平均数,其中法国为2003年数据,荷兰为2002年数据,其他7个国家为2004年数据。

根据以上情景设定,基于中国对六大经济体的进出口贸易,对不同情景下人民币在中国贸易与全球贸易中的结算比例进行测算。测算公式如下:

贸易人民币结算占比=

其中中国对六大经济体进口中人民币结算额,中国对六大经济体进口总额;

中国对六大经济体出口中人民币结算额,中国对六大经济体出口总额;

中国出口总额中人民币结算额,中国出口贸易总额;

中国进口总额中人民币结算额,中国进口贸易总额;

中国对外贸易总额中人民币结算额,中国对外贸易总额;

全球贸易总额中人民币结算额,全球贸易总额;

分别表示最乐观、乐观、一般、保守、最保守五种情景。

测算结果如表2所示。

(三)贸易人民币结算份额测算结果分析

2009年人民币跨境贸易计价结算业务启动以来,结算规模快速增长,结算结构不断改善,人民币跨境贸易使用获得长足发展。截至2012年底,中国进、出口贸易中人民币结算比例分别为13.7%和10.1%,贸易总额中人民币结算比例为11.8%,[11]而且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规模的全球占比已达1.5%,这两项指标均超过保守情景分析的测算结果,意味着通过过去四年的努力,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规模已经达到十年前日元的使用水平(如表2所示),人民币在履行贸易计价结算职能方面成绩斐然。

表2 2012年中国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场景分析(%)

最乐观情景

乐观

情景

一般

情景

保守

情景

最保守情景

对六大经济体进口中人民币结算占比

50.7

41.9

33.0

24.6

16.5

对六大经济体出口中人民币结算占比

56.7

53.9

51.0

38.4

25.5

出口总额中人民币结算占比

21.6

20.5

19.4

14.6

9.7

进口总额中人民币结算占比

17.5

14.5

11.4

8.5

5.7

贸易总额中人民币结算占比

19.7

17.7

15.7

11.8

7.8

全球贸易中人民币结算占比

2.1

1.9

1.7

1.3

0.8

本文由365bet体育在线手机版发布于教育在线,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世界贸易格局变化新特征

关键词: 格局 人民币 功能